普莉希拉·陈:不一样的富豪新娘

0 Comments

就在马克·扎克伯格和长期女友普莉希拉·陈(Priscilla Chan)于周六缔结百年之好后,Twitter上的各种玩笑都跳了出来。

“马克·扎克伯格将自己的状态改成了已婚,”一个被反复提及的玩笑说道,“普莉希拉则将自己的状态改成了中头奖。”

不过,看起来似乎这场婚礼和前天融资160亿美元的Facebook IPO关系不大。扎克伯格等待的时机并不是这家社交网络的上市,而是女友从医学院毕业,至少据一位被授权谈论这对情侣的婚礼宾客来说是如此。这位宾客告诉说:

“婚礼早在几个月前就开始策划,两人一直在等陈从医学院毕业,不过在婚礼日期敲定之后,IPO的日期却是一个未知数。”

在Facebook上市前的那个周一,也是扎克伯格28岁生日,他出席了陈在旧金山加州大学医学院(UCSF)的毕业典礼。扎克伯格在Facebook、Natch和旧金山芳草地艺术中心(Yerba Buena Center for the Arts)签到说:“我太为你骄傲了,陈医生”。

陈医生永远都不会成为“唐纳德·特朗普的许多配偶”式的那种典型亿万富豪的妻子。这位操中英双语的27岁女生2007年从哈佛毕业——如果扎克伯格没有辍学,转而将精力放在Facebook上的话,他在早一年也能获得学位。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。

两人相遇在2004年,随后在本科期间陆陆续续地约会过。陈是马萨诸塞州本地人,她从哈佛毕业后,先是在著名的圣何塞哈克学校(Harker School in San Jose)当了两年科学教师,然后在美国最顶尖的UCSF开始学医。直到2010年,她才搬到扎克伯格位于帕洛阿尔图价值700万美元的豪宅中。

不过,对于是否想要从医,陈的想法并不十分坚定——至少从现在在社交媒体上被热门转发的、2005年《红色哈佛报》的一篇文章来看是如此。该文发表于扎克伯格宣布将离开哈佛之后,文章稍稍提到了陈:

“嗨,普莉希拉,你想在Facebook获得一份工作吗?”扎克伯格这样问一个过路的朋友。

在社交网站的工作最终没有成为现实,但陈仍对扎克伯格的工作施加着影响力。正是她对儿科的热情,以及在培训期间碰到的那些患病儿童,促使现在已成为她丈夫的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增加了一个器官捐献注册工具。正如本月初扎克伯格对ABC电视台的罗宾·罗伯茨(Robin Roberts)所说的那样:“(普莉希拉)看到他们病情加重,突然之间,有一个器官可供移植了,她回到家,整张脸都亮了起来,因为某个孩子的生命将会因此而变得更为美好。”

和Twitter上满天飞的“傍大款”玩笑不同的是,尽管现在陈和扎克伯格已经是正式的夫妻,她不会放下自己的事去开一家珠宝店,或是其他各种华而不实的项目。她的计划是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自己的儿科医生生涯。

在硅谷,有这样一批亿万富豪的妻子,她们在各自的事业中有所成就,而不是甘心当个金丝雀或花瓶。现在陈也算是她们中的一员了。

劳琳·鲍威尔·乔布斯(Laurene Powell Jobs)拥有沃顿商学院的经济学学位,随后在高盛和美林工作过一段时间,在获得斯坦福MBA学位,同年,她和已故苹果公司巨鳄史蒂夫·乔布斯结婚。她是天然食品公司Terraverra和教育非盈利机构College Track的联合创始人。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,她还是新美国基金会(New America Foundation)和“为美国而教”(Teach for America)组织董事会成员。

谷歌亿万富豪谢尔盖·布林(Sergey Brin)的妻子安·沃兹克奇(Anne Wojcicki)拥有耶鲁大学生物学学位,并与人联合创立了生物技术公司23andMe,这家公司专注于基因测试,为客户以相对可承受的价格提供DNA分析。

还有终极权势伴侣梅琳达·盖茨(Melinda Gates)。出嫁前名为梅琳达·安·弗朗奇(Melinda Ann French)的她拥有杜克大学本科和MBA学位,随后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加入了一家名为微软的年轻计算机公司。她协助开发了一些知名产品,如Encarta百科全书和Expedia预定工具——并遇上了最终携手迈入婚姻殿堂的男人比尔·盖茨。自那以后,她负责领导着比尔和梅琳达·盖茨基金会,并成为了世界上最重要的慈善家之一。

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